kcis_cover.jpg

Design Thinking

設計思考

表演藝術的創作

康橋領袖冬令營

活動總結

​合作 創作

在過去,許多人認為藝術創作是一件孤獨的事,藝術家獨自尋找創作靈感,並透過作品將個人的感受和經歷展現給世人。但現今的藝術創作五花八門,創作的方式也不盡相同,但就我們最熟悉的電影,電視劇,舞台劇,或是音樂劇等,都是需要依靠人與人之前的合作才得以完成。除了幕前優秀的表演者外,還有幕後負責各式各樣專業的職人們,才得以完成一場引人入勝的演出。

這一次我們不僅讓孩子們練習使用不同的思考工具來激發創造力,也以設計思考的合作模式帶領孩子們學習如何在遇見挑戰時與組員有效的溝通和協調,一起製作出獨一無二的原創故事。

Christopher 老師與同學們分享幕前幕後中的關鍵要素

向心力

除了運用破冰遊戲來拉近小朋友之間的距離外,我們也讓各個小組透過 「擴散」及 「聚瀲」的方式,共同創造出屬於自己組別的隊名以及圖標。

但別小看這這些圖標喔!這可是集結了整組人的想法和靈感所誕生的作品呢。而在這一同創造的過程中不只能夠讓小朋友們建立起更強的向心力,也能夠培養他們,在未來課程中遇見困難時,可以更有效的齊心努力解決。

angry_man.png

Angry Man 

一直到冬令營結束時,這六個小姑娘始終沒有告訴我們為什麼將團名取做 Angry Man. 或許這就是她們在嘗試合作創作時所激發出的團體默契吧!

他們一同創造的同時,透過了六個人的發想,將代表自己的元素繪出並分享給其他成員,進而重新組合,選擇及調整。最後 Great Star 再基於這個最終核心想法,用電腦軟體製作而出。

COVID Slayers

疫情在去年的爆發進而影響了全球的人們。而這組的學生們看見了疫情所衍生的種種問題,他們迫不及待地希望能夠拯救全人類,而這樣的消滅疫情組織就此誕生。在透過團隊的熱烈討論後,他們用極快的速度決定了共同發想的核心創意,同樣的,Great Star 也將他們的核心創意通過電腦軟件做出,讓他們了解到從腦袋中的想法到實現並不困難。

covid_slayers.png
cutup.png

創意工具

在介紹此次冬令營的目標及願景後,我們和學生們分享了創意發想的其中一種技巧 – cut up. 美國著名作家 William S. Burroughs 以及樂團傳奇人物 David Bowie 都非常喜歡用這樣的方式進行創作,他們繪隨機選出不同的文章段落 使用 cut up 和 flashcards 的幫助,透過隨機的方式來刺激想像力,最後漸漸的描繪出作品的雛型,並將想到的情節搭建在故事 building block 的架構之中。

故事創作

在影視行業之中, 團隊會用自己熟悉的方式做擴散性的發想, 有的會基於一個主軸, 然後再將團隊分為更小的小組進行聚斂性階段的細化, 看看下一階段的產出哪個方向更吸引人, 也有的團隊會是保持原本隊形, 一起做出多個可能方向, 這次 Angry Man 決定採取再分成三小組各自進行,​ 而 COVID Slayers 決定保持隊形但做出影視版以及劇場表演版!

Angry Man in Wonderland

Angry Man in Wonderland 的三個版本皆以 Angry Man 設為主角,並讓他在故事中碰見了許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節從 Angry Man 跳窗逃離學校,跟著詭異的烏龜溜滑雪板,到最後發現學校竟然被外星人假扮的體育老師給攻佔。三個故事中,主角 Angry Man 皆以不同的方式解救學校,並發現原來一切都是一場夢。

雖然三個故事主軸看似相同,但每個版本卻都有著自己的特色以及峰迴路轉的情節。有的小組決定以和平的方式與敵人成為好友,有的卻始終和外星人保持敵對關係。課堂中,學生們自由選擇表演方式,有的使用 matchstick figure 控制故事畫面,也有的將線上的素材以動畫效果來闡述他們的故事,並親自模仿整個故事中不同人物角色的配音,不論是何種方式,皆受到觀眾們的喜愛。

The King and the Huntsman

COVID Slayers 大大展現了他們急迫想要拯救世界的願景,他們不僅為他們的影視版本找足了各個細緻又酷炫的場景,還設計出了全新的運動題材 – Dragon Marathon 龍拉松 (龍的馬拉松)。整個團隊透過了各自的分工的,從劇本編寫台詞劇情,到作品配樂,合作無間的將作品順利產出。

為了舞台劇版本, 他們更是從家中帶上各自的玩具武器,又以 Starbucks 紙袋及杯套製作出道具。冬令營一週的時間有些緊湊,他們雖然沒有將想要表達的故事全然演繹出來,但他們對分工合作、創作流程,以及反饋自省的框架表現得都非常突出。以他們的熱情,未來必定能為觀眾們帶來非常驚艷的作品。